Taishan company english website 泰山公司企业介绍-企业荣誉,发展历程,公司文化 最新最全的泰山动态、洗涤设备行业资讯 工业洗衣机、脱水机、、烫平机等洗涤设备介绍 客户信息查询,保修期限查询,网上报修等在线服务 在线购买洗脱机、工业洗衣机、脱水机、等洗涤设备 泰山公司联系方式 意见或者建议发表在此 将泰山洗涤设备公司网站收藏至收藏夹 泰山洗涤设备公司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 泰山洗涤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 资讯频道 >> 娱乐频道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组图]央视春晚 满意不满意?

          ★★★
央视春晚 满意不满意?
作者:整理012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02-08 10:20:16

《说事儿》

杂技《绸吊》

《吉祥三宝》

《俏夕阳》

林俊杰在演唱

  2006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简称春晚)终于落幕了,今年的春晚总体上来说毫无新意,观众期盼郎昆导演能再出点新招的愿望终于没能实现,十分红火的“超女”、大长今、金三顺……这些2005年的流行色丝毫没有涉及到,不得不让人感慨。总体来说,春晚只是不温不火地做了一顿大锅饭,填饱肚子是没有问题的,但要尝出点味道就有点难,勉强拿个及格而已。

  语言类节目是今年春晚的重头戏,但从去年开始,随着老一批演员的拆伙、离去,语言类节目日渐不景气,赵本山终于没能第三次“忽悠”全国人民,他和宋丹丹、崔永元联袂表演的小品《说事儿》,虽然包袱抖得够多,不过,观众在哈哈大笑之余总感觉回到了多年前他们的那个借《实话实说》的节目形式创作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

  今年的歌舞类节目表现中规中矩,像去年《千手观音》那样的震撼感,却没有再现。歌曲节目,也没有太多给人以印象深刻,尤其是流行歌曲方面,除了林俊杰、水木年华、TWINS的连唱以外,缺乏足够有分量的人压场面,而在创作上更加缺乏像《常回家看看》那样便于传唱的温馨歌曲。

  不过,不管如何,春晚总算是平平安安、热热闹闹地陪大家度过了除夕夜,也不必太过挑剔导演或演员的表现,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不爱看,不妨换个频道,如果别的节目仍不合胃口,也可以去打打牌、上上网、看看电影、玩玩游戏、泡泡吧。(钱佳芸)

  主持人:怀念倪萍赵忠祥

  很难想象老主持人赵忠祥、倪萍在今年的春晚会如何煽情,比如,给两只熊猫取乳名,“神六”的两位飞行员从太空带来祝福。这些都被今年的主持人轻描淡写地处理了,甚至一度让我感到张泽群、刘芳菲的角色完全是多余的,他们基本是在负责现场播报贺电以及告诉观众如何参与现场的一些方法,这种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有些浪费。至于李咏、董卿、朱军、周涛,我看不出这几位在主持上的过人之处,心里倒是隐隐有些怀念搭档了多年的赵忠祥和倪萍,至少我相信他们会在某些地方煽情地让我感动,甚至会流泪。

  不过现在几位这样也好,至少没有抢夺节目的光芒。他们起到了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几乎没有多余的语言和发挥。要说在插科打诨方面,他们几乎有些差强人意,我想任何一个主持都可以做到。不明白的是,李咏的驴脸、朱军的白皮肤、周涛的说话分别在三个语言节目中成了逗乐的对象,但显得有些蹩脚。

  说到临场发挥,几乎没有。不过感谢的是,整个晚会很轻松,也许相信这些大腕级的主持是不会临场出乱的,在信心十足的状态下,几乎不会担心主持这一环节会出差错。所以一个保守保险的做法就是把重任继续让这些承担过多次春晚主持的明星主持。本报记者沈远安

  歌曲舞蹈:《千手观音》难以超越

  在春晚跟观众正式见面前,舞蹈《俏夕阳》被认为是最可能超越《千手观音》的歌舞类节目,因此,这个节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关注。果然,《俏夕阳》的形式很新颖,很有创意———皮影有着很强的民族特色和幽默感,而小孩和老人同台,天伦之乐尽显。舞蹈过程中,老人们既要保持队形,又要跳起对她们来说难度颇大的迪斯科,再配以地方戏的唱腔,让人不得不加以赞叹。

  但是,春晚的歌舞中让人觉得最特别的还不是《俏夕阳》,而是《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和《岁寒三友———松、竹、梅》。前者是三位歌唱演员分别以美声唱法、民族唱法和原生态唱法演绎同一首歌,后者是三位舞蹈演员分别跳起了芭蕾舞、民族舞和古典舞。《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这首老歌几乎家喻户晓,但没有谁想到过像阿宝这样用尖锐得有些刺耳的原生态唱腔进行演绎;而《岁寒三友———松、竹、梅》的演绎方式也很别致,在舞蹈的基础上,充分地运用了现代声光电技术,使整个舞蹈看起来犹如身临仙境,在这样的感受里,舞蹈本身似乎已经成为次要的事情,、背景以及观众们从这些“情景”中得到的审美愉悦才是构成这一节目的关键。

  此外,若是细细品味的话,那段表现剪纸的舞蹈其实不论从形式上还是从舞蹈的内容方面,都还是对观众有一定的吸引力的,尤其是脑袋后面贴一张剪纸,正面是舞蹈演员背面是剪纸图案这样的造型,看上去不但新颖,同时也有着浓厚的传统文化韵味。如果春晚能够评选歌舞类最有民族传统韵味奖,该节目当之无愧。而由三位蒙古族演员演唱的歌曲《吉祥三宝》也是晚会的亮点之一。演员们以一家三口的形式出现,旋律清爽,和音动听。其中,英格玛小朋友的童音无忧无虑,很自信,观众听了觉得特别亲切。

  但是,春节晚会的性质,决定了歌舞类节目就算是再受欢迎,也不可能具有特别高的艺术含量。所以,上面几个歌舞节目虽然看上去相对不错,但也只是“相对”而已,并不能成为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占有绝对地位和口碑的节目。

  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之上,要想让春节晚会的歌舞类节目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去年的《千手观音》的确是一个异数,一来是因为舞蹈本身的创意惊人,二来则是聋哑人对艺术进行追求的这种精神实在太容易令人震撼。问题是这样的节目连春晚组委会自己都承认,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今年的春晚歌舞类栏目精彩有余,经典不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本报记者莫斯其格

  相声小品:观众笑得很无奈

  “相声小品挑大梁”是春晚今年的特色———4个多小时的晚会有近10个语言类节目。然而言多必失,节目越多,反映出的相声小品存在的问题也越明显:本届春晚的小品普遍无新意,笑料陈旧弱智;相声就更不必提,缺兵少将不说,节目也平淡无奇。

  本届春晚的作品的题材和情节如进城打工族、保姆等也均是来源于现实生活,但是由于创作能力等原因,导致这些作品出现了笑料匮乏、情节牵强、表演过于夸张等致命问题,以至于观众只好无奈地笑。

  冯巩、朱军、牛莉合作的《跟着媳妇当保姆》是本届春节晚会相声小品表演的头炮,只可惜他们放了颗“哑弹”,观众反应很一般。这个节目以当下流行的保姆招聘为题材,但拿暧昧的“性”遮遮掩掩地来说事,令人费解———保姆招聘题材的作品就必须要以保姆和雇主可能有暧昧关系来展开吗?谓俗!且中间多个包袱如“什么钱不钱的?———这是多少”之类的早在数年前的《三鞭子》里就已被本山大叔用得炉火纯青了,这些陈词滥调再从冯巩嘴里迸出,感觉像嚼蜡。可以预测:冯巩明年如果再无新作问世,不被春晚“枪毙”,也难逃观众重责。相反,湖北选送的《招聘》和湖南选送的《谁让你是优秀》两个节目,题材虽陈旧,但比较真实具体,表演也比较到位。前者客观地反映了当下广泛存在的诚信问题,后者则讽刺了社会中流行的“红眼病”问题。不过,这两个节目都是“旧饭菜”,多年前均在当地表演过。黄晓娟、郭冬临、魏积安的《实诚人》则更是过分,为上春晚,他们又将这个多年前就在央视上表演过的节目再度推出,这是小品界的悲哀!牛群那个小品,虽然说比较以情动人,但是在一段时间里,竟然是翻来覆去地靠一句“马上封”当包袱,真是颇具讽刺意味,这也正折射出语言类节目中智慧包袱困乏的现状。

  今年是“开门办春晚”的第二年,央视延续由各省市地方电视台选送优秀节目的做法,增加了一些南方的语言类节目,一扫往日以“东北风”为主的局面,但同样不可避免地反映出了人才青黄不接以及优秀作品严重缺失的现状。

  先说相声。本届春晚的相声处于弱势,满打满算就三个,演员呢,新人鲜有,受人爱戴的老人如姜昆、唐杰忠等也不见踪影,只有冯巩、牛群在荧屏上晃悠。而冯巩一直在试图改造相声,给传统相声谋一个好的归宿。可是,他最终还是在本届春晚上彻底向小品投降了,这不能不说是相声这种传统艺术的悲哀。牛群就更干脆,变身“马上封”演起了小品。姜昆等一大批相声名家逐渐淡出春晚,一些相声工作者急功近利、“不务正业”,加上人才青黄不接,是相声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赵本山曾公开说过相声干不过小品,从这些年相声的走势看,他说得到位。近年来,一些相声名家竞相和小品合流,拿出一些“小品相声两不像”的作品博观众一笑。作为对相声尝试性的探索,这种做法也未尝不可,问题是现在的小品只注重喜剧效果,而相声也随着它“笑”,却失去了最为本质的东西———讽刺,其结果自然是笑的内涵不深了。

  再说小品。赵本山、宋丹丹、黄宏、郭冬临、巩汉林、黄晓娟等都是观众看了多年的老面孔了,即便是《招聘》的演员,也不年轻了。所以,小品与相声一样面临着人才断层的尴尬。同时,本届春晚较理想的小品是《说事儿》和《邻居》。但是作为全国观众最为期待的两大节目,它们都远远没有让观众彻底满意。众所周知,这两个节目分别都是其原作的续集,《邻居》是2005年《装修》的下篇,而《说事儿》更要追溯到6年前的《昨天今天明天》。从中不难看出本山大叔和黄宏二人已至“夕阳”了,贫乏的创作只会让他们难为情地推出续集或下篇,但愿他们明年不要再推出《续集3》。本报记者吴聿立   

  戏曲节目:点缀的玩笑

  由于央视同晚在另一个频道有一台专门为戏迷准备的春节戏曲晚会,所以主打的联欢晚会只选择了一个戏曲节目作为点缀。

  从专业角度来说,喜欢戏曲的自然希望能看到名角精湛的演唱,从看热闹的角度来说,人们也希望能感受中国古老的戏曲。《新五女拜寿》做到了这一点,借用了人们熟知的《五女拜寿》的外壳,把黄梅戏、川剧、豫剧、京剧、评剧、越剧等几大有影响的剧种糅合在一起。

  但我仍然觉得,这像是一个玩笑。尽管分开来看,每个剧种的唱段都很精彩,也邀请到了韩再芬、于魁智、李胜素、袁慧琴等名角,但潘长江的搞笑一点都不可笑。你硬要说它是一个创意,也算是一个,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很难说。

  我说它像一个玩笑,但玩笑有时会造成对戏曲艺术的伤害,我宁愿节目是一个大串烧,不要什么《新五女拜寿》的形式,一样会为京剧老旦袁慧琴的举手投足的程式所心动,还有《四郎探母》中隐隐的较量,以及婉约的《梁祝》、《天仙配》。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曾看到潘长江等人在央视以搞笑的形式篡改各地的戏曲和民间艺术,以这种形式吸引观众我不知道所起的力量有多大,只是觉得应该还有别的方式,可以更好地呈现这些东西。

  戏曲永远会停留在人们的视线里,这一点,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哪怕社会发展到如今这样流行的地步,所以导演完全不用考虑用什么形式去包装戏曲,那些行当、那些程式、那些扮相换一个角度,是一种时尚,是一种戏中人的距离打量着现代人。所以,千万要小心,别随便动了戏曲的根。哪怕是作为一种点缀,都有可能成为一种玩笑。本报记者沈远安

  演员化妆:老人妆过火了

  今年春晚的失宠,让我想起了若干年前的一个春节,那时候家里人没有手机,即便是忙活着过年活计的人,也会在我们的喝彩声中停下来,一起走到电视机前,分享着这一年中难得的“精品娱乐时光”。唉,近几年的春晚如果不是本山大叔还能引发一阵笑声,偶尔出个《千手观音》让你精神一下,实在没有太多值得期待的了。

  蔡明那一如既往的高音喇叭已经引起了观众的反感,宋丹丹的老人妆乍一看挺唬人———跟老版《夜半歌声》中的宋丹萍造型有点像———这么老丑的形象实在不知有何意义,听着台湾的相声我笑不出来,川话小品除了滑稽没有任何意趣上的提升,你会感觉创作者明显没有说出老百姓想说的话———我们生活中有那么多的话题跟民生热点,可是春晚还是硬生生地把我们拉回到从前。

  这么多年了,除了一些例牌歌手脸上没化好的妆掩盖不住岁月的痕迹,你实在很难看出这台老百姓的年夜饭的与时俱进之处,OUT了,春晚!

 

  声明:本文由专业的工业洗衣机洗脱机洗涤设备制造商:泰山洗涤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发布。除特别声明“原创文章“外,文章全部或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泰山洗涤设备公司只进行收集整理,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我们十分尊重文章作者并努力正确注明版权。但如偶有在CMS系统中排版错误造成版权不明或者错误,特向原作者表示诚挚道歉。如果文章有侵权或违反相关法规,请告知我们立刻删除。

文章录入:网络中心    责任编辑:市场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